搜索一下,可以快速帮你找到您需要的内容

万达国际娱乐前7个月会员企业吨钢利润179元被机构放大

中钢协:前7个月会员企业吨钢利润179元 被机构放大    】   钢铁煤炭有色再现集体回调 周期股行情结束了吗?   德印钢铁巨头宣布合并部分业务 抵御中国钢业压力   钢铁行业兼并重组有望提速 区域性整合或成重点 附股)   自年初以来,钢铁行业总体呈现稳中向好的运行态势。钢铁行业的稳中向好主要体现在3个方面:一是钢材价格合理回升;二是合规钢铁企业生产有序增长;三是大多数钢铁企业经济效益在去年实现盈利的基础上继续好转,一些由于各种原因长期亏损的钢铁企业也实现了扭亏为盈。全行业取得这样的成绩着实不容易。   实现钢铁行业持续稳定向好需要关注5个问题   当前,要实现钢铁行业的平稳运行,还须关注一些问题。这些问题若处理不好,不仅会影响行业平稳运行,还会给化解钢铁过剩产能带来负面影响。   一是要辩证地看待钢铁行业现有盈利水平。   去年以来,钢铁产品价格恢复性上升,行业走出了连续几年价格下滑的“阴霾”,企业有了点利润。但是,这一事实被部分机构放大。前些日子,社会上都在传钢铁企业吨钢利润达到了800元,甚至是1000元。从吨钢亏损上百元到吨钢盈利800元,这一反差太大了。这些机构向社会传递了一个不切实际的信息,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   1月~7月份,钢协会员企业吨钢利润平均为179元,和社会上所流传的吨钢盈利800元差距甚大。实际上,社会上传的吨钢盈利800元是根据市场价格 剔除增值税)与主要原燃料价格 剔除增值税)、部分制造费用估算出的差值,并非企业财务核算的息税前利润 EBIT),也不是息税折旧及摊销前利润 EBITDA)。2017年前7个月,会员企业期间费用平均为374元/吨钢,平均折旧额为198元/吨钢。扣除期间费用、部分折旧额以及相关税费后所得到的净利润才基本与会员企业真实盈利情况较为接近。因此,谈钢铁行业盈利水平还是要以净利润为基准,一味地以毛利润为评价标准不仅会扭曲事实,还会误导社会对钢铁行业的认识,甚至会人为激化钢铁与上下游行业之间的矛盾。   由于多数“地条钢”企业以长材生产为主,彻底取缔“地条钢”使部分地区在局部时段出现长材供需失衡现象,需要一段时间的衔接调整,加上中间环节对市场预期的炒作,导致长材利润高于板材利润。同时,由于行业中各企业间差距较大,确实有极少数长材企业因成本优势、产品的区域比较优势以及财务负担轻、资本运营措施多等便利条件,在一定时间内吨钢利润表现突出,但个别企业业绩不能代表行业整体盈利情况。另外,前7个月会员企业亏损面为11%,我们同样不能用少数亏损企业的业绩来代表整个行业的盈利水平。   1月~7月份,钢铁行业销售利润率为3.42%,创近6年来新高,但仍远低于整个工业6.09%的销售利润率。同时,由于前几年钢铁行业经营遇到了困难,企业普遍采取了更有力的降本增效措施,如大幅压缩原燃料库存,大幅降低备品备件储备,大幅减少维修维护费用等,大部分企业折旧率维持在允许范围的下限,会员企业固定资产折旧水平比10年前低了4个~5个百分点,如果恢复到2007年的折旧水平,或将“吃”掉钢铁行业目前的大部分利润。因此,当前钢铁行业整体盈利水平尚有一定的提升空间。   虽然钢铁行业盈利状况有所好转,但关键性财务指标依然不容乐观,如会员企业资产负债率接近70%,流动比、速动比仍处于历史低位。另外,钢铁企业盈利水平高低与主要原燃材料的价格高低有着很直接的关系。近几个月,钢铁原燃材料价格呈快速上涨势头,涨幅已超过了钢材价格的涨幅。7月份,钢协会员企业在钢材产量和销量环比上涨、价格上涨的背景下,主营业务利润竟与6月份持平,表明钢材销量的增长及高价格并没有带来行业利润的增长。这一现象在以往也曾出现过,甚至在个别月份曾出现过钢材价格大幅上涨,而多数会员企业利润下降甚至亏损的极端现象。虽然当前钢材价格总体仍处于下游用户可承受的范围,但钢材价格上涨过快会给下游用钢行业带来一定的成本压力,并不利于打造均衡发展的钢铁产业链条。从目前钢协调研情况来看,会员企业普遍希望行业保持平稳运行,整个行业追求的是持续盈利,而不是单纯的钢材高价格。   二是要辩证地看待环保执法。   建设美丽中国是全国人民的迫切愿望。习总书记说,我们既要金山银山,也要绿水青山,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当前,国家对生产企业提出更高的环保要求,钢铁企业必须花大力气做好环保工作,不能心存侥幸,更不能做表面工程。进入新世纪的这十几年来,随着行业工艺装备的更新,以及对环保认识和投入的提高,我国钢铁行业的环保指标有了极大的改善。有些钢铁企业的指标已经达到甚至超过发达国家的企业。但由于我国钢铁企业数量多,环保水平参差不齐,各区域内企业疏密程度不一,因此,从总体上看还有差距,部分企业存在着环保装备投入少,环保设施运营不规范等问题。   当前国家采取有力措施解决环保问题,我们认为最关键的是企业要做好自身的工作,该投入的投入,该完善的完善,真正做到达标排放了,事情就好办了。如果我们的环保水准很高,或许城市钢厂搬迁就不那么迫切了,甚至不需要了。同时,我们也强烈呼吁地方政府在环保措施上对达标企业不搞“一刀切”,不能因少数地方干部懒政、简单行事的作风使得企业对强化环保工作产生抵触情绪。连续作业是钢铁生产的特点之一。对于钢铁企业来说,开开停停是很糟糕的事,企业也折腾不起。既要强化环保,又要满足市场需求,要想做到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同行,不仅需要制定科学的环保措施,更需要来自各方的理解与支持。   三是加快废钢铁资源综合利用,优化资源供应配置。   近期,媒体 废钢出口大量增长,经查多为废钢轻薄料。这一方面说明“地条钢”企业被取缔后,之前由其消纳的大量废钢资源一时“无处安放”;另一方面也说明现有的废钢铁加工配送体系不能完全满足当前炼钢的需要。今年第二季度以来,长流程企业吨钢废钢消耗量大幅增加,相当多的企业吨钢废钢消耗量达150千克,少数企业甚至接近200千克。除了增加转炉废钢消耗量外,另一个重要途径是增加电弧炉炼钢产能。然而,对于当前正处于化解钢铁过剩产能攻坚阶段的我国钢铁行业来说,无选择、无原则地放开电炉建设,不仅会新增大量电炉钢产能,使化解钢铁过剩产能工作徒劳无功,更会使行业再次陷入无序状态,因此,要妥善处理好电炉发展与化解过剩产能矛盾和结构调整之间的关系。当前,应允许合规电弧炉生产企业恢复生产,鼓励“多吃废钢,少吃铁水”,同时在不新增加粗钢产能的前提下,鼓励逐步用电炉置换高炉-转炉流程,同步减少焦化、烧结系统;提高电炉钢比,减少铁矿石的使用,并加快包括废钢轻薄料在内的废钢铁加工配送体系建设和政策完善。只要政策到位、工作到位,很快便可以疏通废钢轻薄料的出路,并大幅减少废钢轻薄料出口。最近,工信部也要求废钢铁行业研究相关问题,加快推进这些工作。   四是推进实质性去杠杆。   钢协今年初提出用3年~5年的时间,使行业平均资产负债率降到60%以内。当前,相关各方面都在积极开展工作,但无疑还需要继续加大推进力度,使去杠杆步入快车道。钢铁是重资产行业,目前行业的资产负债率偏高,特别是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率超过了行业平均水平,这不利于行业健康发展。   6月末,钢协会员企业负债总额34346.48亿元,平均资产负债率70%,但有的企业资产负债率高达80%、90%,甚至超过100%。高企的财务费用稍不留神就会拖累企业,行业里就有这样的案例,个别企业装备、产品、市场都不错,但因为搬迁、庞大的更新改造投入等因素造成巨额债务负担而难以支撑。市场总是有波动的,一旦市场上有点风吹草动,财务状况差的企业将更加困难。行业的平均折旧率不高,但有的企业更低,和折旧率高的企业一比差了好几个百分点,这明显是个问题。6月末,钢协会员钢铁企业银行借款14806.32亿元,其中长期借款3990.75亿元,短期借款10815.57亿元,长短贷比不合理,短贷长用的做法也不合适,个别企业情况更为严重,财务费用很高。会员企业要紧紧抓住现在的机会,着力改善企业的财务资产结构,降低财务负担,做好准备迎接市场变化的挑战。   五是持续推进钢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去产能还在路上。   既然钢铁行业产能利用率已基本恢复到比较合理的区间,那是否去产能可以告一段落呢?显然不能,去产能还在路上,而且任重道远。首先,根据国发 2016】6号文件精神,钢铁行业去产能是结构调整、转型升级的突破口,以去产能为抓手,实现钢铁行业“脱胎换骨”的转变、助推钢铁行业变强才是根本目的;其次,随着去产能工作的推进,钢铁产能严重过剩矛盾得以缓解,但结构性过剩矛盾并没有得到根本改善,且随着经济发展变化,钢铁产能阶段性过剩的矛盾还会出现;再其次,还要防止“地条钢”死灰复燃,防止企业用各种手段“瞒天过海”新增产能;最后,“僵尸企业”退出和去产能后的债务处置问题有待继续加快落实。   今后,关于进一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钢铁行业需要在继续深入推进去产能的同时,更加注重推进钢铁行业结构调整、转型升级,须主要关注以下几个问题。   一是通过调整区域布局和企业布局进一步去产能。优化统筹钢铁区域规划,特别是对于目前钢铁产能过大、钢铁企业集中的区域,考虑到环境容量、消费需求等因素,不仅不宜再建设钢铁项目,而且应该有序地向区域外转移产能。   二是加快推进企业兼并重组,打破央企与地方企业、国企与民企重组的障碍,打破跨区域联合的障碍,加快提高行业集中度。在这方面,大企业、骨干企业要起带头作用。同时,国家应出台鼓励兼并重组的政策,通过兼并重组优化产能布局,化解过剩产能。   三是抓住“一带一路”建设机遇,打造国际化企业。企业要向“一带一路”工作走在前面的企业学习,例如振华港机、河钢集团等,加快国际产能合作,推动企业在产品、技术等方面实施国际化战略,同时要注意规避风险。   四是推进工艺结构调整,提高产品质量标准。2016年底,我国电炉钢产量仅占全国粗钢产量的6%左右,这个比例在国际上偏低。随着我国社会钢材积蓄量的增加,电炉钢比例逐步增加是不可避免的趋势,因此,我国要将电炉钢发展作为长期规划从长计议,而且起点要高。鉴于目前市场上的低端产品在钢铁产能中仍有一定占比,我国应以质量和技术为条件,抬高产品准入门槛,通过“市场之手”进一步有序淘汰落后产能。比如,适时提高钢铁产品标准,倡导高强化、轻量化,这势必会压缩低端产品及相关产能的生存空间,同时也有利于节能环保。

发表留言

你的隐私不会对外公开,请放心留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代码: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